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影趣阁 > 都市 >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 第820章 剑斩群仙,杀杀杀!(W字)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第820章 剑斩群仙,杀杀杀!(W字)

作者:欢颜笑语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2-19 01:40:52 来源:泡书吧

齐紫霄、季初彤、蓝彩儿,在这一刻并排而立,面对诸天之敌,没有半点怯意。

她们神采飞扬、战意冲霄。

更有恐怖的杀意几乎凝结为实质,一缕又一缕血色雾气在周遭汇聚,带着阴森与邪性,让人不由自主的去警惕。

“这···”

徐景逸头皮发麻,一时间,有些发懵。

“她们到底要做什么?疯了不成?”

三个人而已啊!

最强的也不过是天仙初期境界,虽然知道她们的战力都很强,但是面对几乎两百位金仙,其中还有不少是真正的大能者、大神通者!

她们竟然还想要战?

这不是找死么?

他焦急不已,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偏偏一时之间又麻了爪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上去帮忙?

人家摆明了不让自己等人帮忙。

对此,徐景逸和众多巫蛊圣界的仙家,又是感动、又是郁闷。

他们是来帮忙的。

甚至都做好了因此而送命的准备啊!

可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想搭理他们,不领情~~~?这么说或许有些不贴切,但某种角度上来说,也的确是不领情。

只是这个‘不领情’,却也是在为了他们自己着想,让他们就算有些怒气,也怒不起来。

同时,心情无比的复杂。

感动、郁闷、纠结还有···赞叹。

直面诸天大能,这等心性、这等豪情,古往今来,有几人拥有?!

可是,豪情过后,所剩下的,唯有一个念头···这可怎么办啊?!

······

“太妙了,她们竟然是如此打算!”

“当真是豪气冲九天,就是当世诸多自诩不凡的奇男子,也远远无法与之相比。”

“回头一看,那些人,算的了什么?”

青萍帝君脸上带着惊叹与感慨:“不错,当真是不错,她们的性子我很喜欢。”

“若是···若是我年轻一些岁月,她们定是我选择道侣的最好对象,可惜了。”

“若是她们今日不死···”

“呵呵。”

“恐怕,诸天万界从此之后,都很难睡的安稳了。”

“有趣,当真是有趣至极!”

······

“大长老···”

吕觅雪握紧了手中仙剑,面上满是骄傲与不安。

骄傲,源自于齐紫霄和季初彤,她们一个是剑子,一个在第一剑塔中获得了传承。

都是剑仙!

剑者,宁折不弯、勇往直前,当以手中之剑斩尽一切不平事。

这是所有剑修的心中期许,也是他们从持剑那一刻起,便一直在追寻的目标。

可惜,事与愿违,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所以,哪怕都知道那是剑修的期许,是剑修的终极目标,可能做到这一点者,真的没有几个。

否则,那剑修估计也早就死了,根本活不到现在。

可是现在齐紫霄做到了、季初彤也做到了,吕觅雪自然骄傲,她带着不安道:“身为长辈,但如今,她们的实力已经超过我了。”

“只是,她们修行的岁月究竟还是太短,我们···”

“我知道。”

大长老开口,声音不大,但却足以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边。

“她们的选择,虽然不多,但却绝对不止这一个。”

“只是,她们选择了最难的路。”

“相信她们吧。”

“我们能做的,唯有相信。”

“这是最艰难、最险峻的路。可一旦走通,从此之后,诸天万界、天宫不出,她们便是无敌。”

他幽幽一叹。

“剑修,宁折不弯、钢筋铁骨。”

“以手中之剑,斩尽一切不平事。”

“这是我等的追求,可除剑主大人之外,我等当世剑修,有几人做到了?”

“我们常道身不由己,这不废话么?”

“己不由心,身,又岂能由己?”

“莫要忘记,齐紫霄是剑子,季初彤亦是剑修!”

大长老微微一顿,目光扫光在场诸多金仙:“这是剑修的选择,也是剑修的追求,我等剑宫中人,自当相信,也该尊重。”

“这···”

“大长老?”

众剑修惊愕,没想到大长老会这么说,顿时急了。

也就是在此时,大长老抬手,微微按下,示意众人不要多言,并森然道:“但,这一战,若是她们陨落···”

“我剑宫,自当不惜一切代价,为她们讨个公道!”

“诸天万界、诸多大能,不要脸面联手欺压几个小丫头···”

“呵呵呵呵。”

“···”

此言一出。

众人尽皆沉默。

剑宫剑仙也好,诸天万界诸多大能也罢,都没有再开口。

对剑仙们而言,有大长老这句话,足以。

这是剑修之风骨,也是剑修的坚持!

他们没理由,也没那个脸面,去要求齐紫霄三人不要出手,选择‘迂回’。

但,若是齐紫霄他们战死,他们剑宫,也绝不会就此‘了事’。

而对于诸天大能而言,这话,还真有些不好接。

没那个脸皮呀!

这么多金仙大能,去欺负三个小丫头,本就很不要脸,只是,太难道自己它实在太香、太香了呀!

若是不‘咬’上两口,他们都怀疑自己会被天打雷劈,怎么可能就此收手?

更何况,此时此刻,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地了。

齐紫霄、季初彤和蓝彩儿三人天赋与战斗力他们已经见识过了。

目前最强者也就是天仙初期而已,却已经能击败崖山邪君这等老怪物,何其惊人?!

今日已经将这三人得罪死了。

若是不把她们弄死,不久的将来,她们逆天崛起之后,必然会来寻仇。

到那时···

想后悔都晚了。

所以此时此刻,无论旁人如何威逼利诱、如何讥讽、谩骂,他们都必须出手。

······

“嘶!”

‘主播’们一个个被震的七荤八素、口歪眼斜,一时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道祖在上···”

“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一步!”

“她们三人竟然从来未曾有过逃跑的打算,而是一开始,便想要硬撼诸天大能?”

“太疯狂了!”

“疯子,都是疯子!”

“但,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十分期待,而且,激动到浑身颤抖···”

“啊···,那是久违的热血啊。我年幼时,父母双亡、未婚妻拜入圣地,上门退婚,我被其师兄弟轮番羞辱,那一刻,我想过死,但心中,热血未灭!”

“后来,不知历经了多少风险,击杀不知多少敌人,当我最终站在曾经的未婚妻前,当着她的面,覆灭整个圣地时,我便是这种感觉。”

“细细想来,到如今,已经百万余年了···”

“那两把剑,何人认得?”

“从未见过。”

“不曾认得,但,有些吓人,我感觉自己像是被盯上了···”

······

这一刻,齐紫霄三人特效全开、战力提升到极致!

齐紫霄双手分别提着阿鼻、元屠二剑,杀意席卷、像是化作了一条虚空河流,滚滚流淌。

杀戮之意,充斥着整片星辰牧野!

她们一步步靠近诸天大能,像是孤立无援,但却一往无前。

有背水一战之悲壮与勇气,也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萧瑟···

······

“阿弥陀佛,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十八罗汉尽皆双手合十,看着一步步靠近的齐紫霄,幽幽开口;“施主,你手中之剑杀气太足、太过邪性,此乃不详之兵,还是放下吧。”

“交于我等镇压、渡化,再随我等回大乘佛界,帮你静心修行。”

“秃驴。”

齐紫霄嗤笑一声:“就凭你们,也想给我洗脑?”

“你佛不渡穷逼,只渡VIP。”

“看上了我的剑和天道之基就明说,当了青楼女子却偏偏还想立贞节牌坊,当真以为什么好事都被你们占了?”

“普天之下没这样的道理。”

“阿弥陀佛···”

十八罗汉身上佛光普照,疯狂驱散着压迫而来的杀气,庄严肃穆。

“我佛慈悲,女施主,还是放下屠刀、静心凝神吧。”

“好一个我佛慈悲。”

齐紫霄再度嗤笑:“若是传说中的四大菩萨、诸多佛祖到了,我自然不是对手,可就凭你们这些所谓的十八罗汉,也敢阻我?!”

四大菩萨,那都是大罗金仙中的佼佼者,佛祖?任何一位,都是准圣之上。

甚至就是十八罗汉,也都不好对付。

但,那是后洪荒时代的西方教,或者说佛教。

就这个所谓的大乘佛界,与十八罗汉?

也配!

“想要我的剑是吧?”

“给你们,且看你们能否接的住!”

杀、杀、杀!!!

元屠、阿鼻二剑,疯狂传输着杀意,像是要将齐紫霄同化,但齐紫霄一直保持着清明,未曾被杀意所影响心智。

只是,元屠、阿鼻二剑之力,她却是全然接纳了。

这一刻,黑白两把骨剑发光,剑刃处、青红二色交织。

“接剑!”

齐紫霄开口,双手之剑,同时斩落!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剑诀,仅仅是抬手,隔空斩落而已。

但···

紫气东来、金光咒、功德金环、心剑道、时间之道、对于戮仙剑的感悟,尽皆加持在元屠、阿鼻二剑之上!

作为极品先天灵宝、作为杀戮至宝、杀道之主···

哪怕曾经的剑灵被湮灭了,如今的剑灵只是新生而来,也依旧恐怖无双。

撕拉!

一青、一红。

两道匹链,划开了虚空、卷落无尽星辰、撕裂了空间、模糊了时间···

无尽星辰、无垠宇宙、诸天万界在这一刻仿佛尽皆失去了色彩,天地间,唯有这两道剑气匹链闪耀!

如同亘古不变、永世长存。

但···

看似亘古不变、永世长存的两道剑气,实则,却快到极致,瞬间洞穿一切!

这是属于齐紫霄当前的最强一剑!

“好强!”

大长老猛的一惊。

不仅是他,整个剑宫,诸多剑仙全都懵了。

他们是剑修,因此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这一剑到底有多么强横、多么‘不可理喻’!

但,这真的是天仙所能斩出的一剑么?

······

原本抱着膀子、好似看戏的青萍帝君猛然瞪眼,而且,眼皮直跳。

“这一剑···这丫头···”

短暂的惊愕过后,他笑了,笑容中带着灿烂与戏谑:“有趣,哈哈哈,太有趣了。”

“并非只是凭借满腔热血啊。”

“她,竟然真有这个实力!”

“诸天万界,嘿嘿,本君倒是小瞧她了,要让你们寝食难安,哪里需要以后?”

“就是如今,你们,便难以抵挡了~!”

······

“殿主。”

巫蛊圣殿一方,有长老缩了缩脖子:“为何我感觉脖子有些凉飕飕的,像是随时都会被人砍下似的?”

徐景逸:“···”

“那是因为你太弱,好好看着便是!”

他骂骂咧咧。

心中,却是惊疑不定道:“老子也有这种感觉,难道也要告诉你么?”

······

‘主播’们在此刻都忘记了言语,只是呆呆看着,看着那无比闪耀,在此刻压过一切光芒的两道剑光···

······

季初彤与蓝彩儿并未出手,她们顶着诸多异象,看着齐紫霄这一剑,同样震惊。

“好厉害!”

蓝彩儿惊讶道:“她成长的太快了,在万界深渊时,我还有把握能以多种手段将她制服,甚至击杀。”

“可如今看来···她却已经将我远远甩在身后了。”

“是啊。”季初彤心中也是万分感叹。

曾几何时,她与齐紫霄同为圣女,论修为境界,自己还要高过她呢。

可如今···

自己似乎,也只能勉强跟上齐紫霄的脚步而已了呢。

“仓前辈曾说,得元屠、阿鼻二剑之后,齐紫霄的战力,应该不弱于他。”

“我们未曾见过仓前辈出手,但就此刻来看,齐紫霄的战力,显然要高过他的猜测。”

“只是,不知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

季初彤满脸期待、心神激荡。

······

“嗡。”

剑光无比闪耀,在这一刻,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

一开始,十八罗汉尽皆双手合十,盘膝坐于虚空之中,一个个宝相庄严,如同佛祖降世。

可是随着剑光靠近,这一切都变了。

十八罗汉全都变了脸色,一个个跟见鬼似的,神色大变。

“这,这是?!”

“不好!”

“这不可能!”

“天仙而已,怎么可能斩出如此恐怖的一剑?”

“莫要再有任何留手,全力以赴,挡住啊!”

十八罗汉癫狂了。

尽皆拼命,各种手段齐出,看似各自为战,实则,早已组成大阵,共同对敌。

刹那间而已,漫天浮光普照、各种梵音化作实质性的文字,在虚空中震荡。

一尊又一尊佛陀虚影出现,将他们笼罩在其中,如同当世最强之防御,将他们守护。

各种攻势、佛器如潮水般涌出···

十八罗汉,这个在诸天万界都有赫赫凶名的组合,这个几乎堪称最强金仙组合的‘组合’,竟然被一剑,吓到拼命。

然而,就算如此,也无用。

让此地所有人目瞪口呆、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

青红二色的剑光原本各自袭来,如同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可是在即将与十八罗汉接触的最后关头,却缠绕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

这一剑的威势,在此刻再度猛然攀升,提升到绝巅、极致。

啵···

想象中,撼天动地的恐怖大爆炸、巨震,未曾出现。

唯有轻飘飘的‘啵’。

好似一个气泡被戳破所发出的些许声响,仅此而已。

只是,在这轻微的声响之下,却隐藏着令此地所有大能者都毛骨悚然的事实!

青红二色剑芒瞬间洞穿了击溃了密密麻麻的佛手印、佛法、梵音而去势不减!

佛器与剑光交织,但却根本无法抵挡。

几乎接触的瞬间,所有佛器尽皆巨震,而后失去了金色佛光的庇佑,一件件尽皆不断颤抖,而后···染上一层血色!

佛珠、降魔杵、法杖、大钟、舍利子···

这些原本佛光普照、足以渡化世人的佛器,在这一刻,却全都变成了血色、妖异且不详。

噗···

十八罗汉的最后一层外在防御,乃是巨大的佛陀虚影,罩在他们身上,守护己身。

只是。

依旧无用!

啵···

同样是一声轻响,佛陀虚影便尽皆炸裂了,化作点点金光消散,又好似从未出现过。

“诸位师兄弟,当心!!!”

最前方的罗汉面色惊恐不安,猛然大喝一声,其体表,金光闪耀。

那是佛教的秘传神通,丈六金身!

他的身体猛然变大,浑身镀金,仿佛变成了一个金人儿,其防御力也是在这一刻飙升,与之前一个天、一个地,根本没法比。

可是,仍然没有半点用处。

那一道剑光太强了。

有紫气东来、金光咒、功德金环的战力加持。

有心剑道这等上古剑道的念力加持,有时间之道的‘攻伐’加持,更有戮仙剑之杀戮剑道的加持···

再以元屠、阿鼻二剑‘呈现’而出。

须知,元屠、阿鼻本就是杀戮至宝,且到如今,它们已经被蕴养在血海中不知道多少年了。

虽然曾经负伤、甚至剑灵都泯灭了,可是这些年以来,曾经的伤势早已经恢复。

而且···

这么多年来,元屠、阿鼻二剑,从未出过哪怕一剑!

纵然未曾修炼‘藏剑术’又如何?

蕴养了无数年后所出的第一剑,有几人能挡?!

诸天万界,或许有人能挡下这一剑,但那些人,显然并非十八罗汉···

撕拉···

剑光会‘拐弯’!

仅仅刹那间,便接连破开了十八罗汉的所有防御,并接连从他们眉心刺入、又从后脑勺正中央穿出。

甚至,就算如此,仍然尚存一些威力,洞穿虚空,朝倒霉的天魔老祖而去。

“该死!!!”

天魔老祖本就负了伤,此刻又被这一剑吓到七荤八素、神魂颤栗。

此刻,却愕然发现,这一剑朝自己来了?

他大惊失色,根本不敢抵挡,急忙躲闪。

可惜,来不及···

嗡···

一阵奇异的波动自心口处袭来。

天魔老祖停下脚步,低头看去,却见自己胸口处前后透亮,恐怖的杀戮剑气正在疯狂侵袭自己的身体、神魂。

他感觉不到疼痛。

正想要驱除这如同跗骨之蛆的杀戮之气时,却发现,自己残存的**与神魂尽皆被侵蚀了。

“···”

几乎同时,天魔老祖残破的尸体无力漂浮于虚空之中,生机全无。

与之一同失去生机的,还有大名鼎鼎的十八罗汉。

呼···

一阵虚空风暴吹过。

那青红二色交织的剑光,终于消散了。

破开十八罗汉这个组合的所有防御,将他们尽皆斩了,余威还能斩杀一个倒霉的天魔老祖···

这惊世一剑,终于落下帷幕。

······

“这···”

‘主播’们全都傻了。

“天啊!”

“我看到了什么?!”

“幻术,这必然是幻术,千眼,你倒是说话啊!”

“这,这怎么可能?可是,这一切又都这般真切的发生在眼前,这到底,不,这不可能啊。”

“我···”

他们瞠目结舌、神魂都在颤抖,整个人七荤八素,口齿不清,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一幕,实在太过骇人了些。

······

咕咚。

“我的妈呀!”

徐景逸心跳加速,猛然咽了一口唾沫,后怕不已。

太尼玛的吓人了。

这一剑,是天仙能够斩出的???就是大罗金仙级别的剑仙,也无法如此轻描淡写吧?

当初剑主那一剑的确强到爆表,远比眼前这一幕更加惊人,但那是剑主耗费自己的精气神、消耗一切才斩出的一剑啊!

齐紫霄呢?

看似轻描淡写,根本没有任何反噬!

结果一剑之下,十八罗汉尽皆凉了,还死一个倒霉鬼天魔老祖。

一剑,灭十九位金仙大能!

这要是换了自己,面对这一剑···还不是连渣渣都不剩?!

这一刻,徐景逸心中就只有一个感觉---后怕!

若是之前在巫蛊圣界的时候,齐紫霄给自己来上这样一剑,自己还能活么?

他想了想,头皮发麻,更后怕了。

虽然那时候的齐紫霄只是仙人境界,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境界?!

那是什么玩意儿?!

对齐紫霄来说,境界还重要么?

徐景逸甚至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什么时候···

天仙已经强到这种程度啦?!

······

“妙啊!”

青萍帝君惊叹连连,甚至忍不住拍手称快、击节赞叹:“当真是秒极了!”

“就连本君,也是忍不住拍手称快。”

“尤其是,死的是这些秃驴之时,便更值得庆贺了。”

只是,在他称赞之余,他身后数十位妖族金仙大能,却没有任何一个能够淡定。

全都被这一剑吓到了。

扪心自问,若是换了自己,能挡下这一剑么?

挡不住啊!

甚至,就是青萍帝君,也是格外警惕与惊惧。

自己能否挡下这一剑?

青萍帝君想了想,却发现,无法确定。

或许,自己能够以负伤为代价,避开这一剑,但若是要挡···有可能身死!

这一剑,真的太强了。

······

“今日,当浮一大白!”

大长老仰天长啸,兴奋不已。

剑宫众仙,尽皆如此。

他们极为高兴,相比其他人的后怕、惊惧、忌惮,他们却全然没有类似的情绪。

有的,只是兴奋与满足。

“就该如此!”

“哈哈哈,我辈剑修,何惧一战?”

“剑来、剑来,老夫热血澎湃,几乎要忍不住出手了!”

“好厉害的一剑,不愧是剑子,哈哈哈哈!”

在兴奋的大笑声中,吕觅雪却有些惊疑不定,传音道:“大长老,那两把剑···你可曾有所了解?”

“比李白先祖的剑更强!”

大长老凝神,传音回应:“我也不曾有什么了解,但必然是杀戮至宝,专攻杀伐之道。”

“这恐怖的杀戮之意,绝非此刻的剑子所能领悟,因此,只有一种可能,来自于那两把剑!”

“我也是这般认为,可是,这般杀戮之剑,只怕会影响心神,而且这般惊人的战力,实在不像是按部就班的剑修···”

“剑子她,不会受其影响、堕入魔道吧?”

“···”

大长老闻言,也是眉头一皱,随即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魔道又如何?”

但随即,他又道:“罢了罢了,此间事了,我会与剑子聊聊此事,尽量杜绝···”

“有大长老此言,我便放心了。”

······

十八罗汉、天魔老祖,在这一剑下,尽皆凉了。

齐紫霄提着元屠与阿鼻二剑,仍然在一步步向前。

但···

诸天万界的大能们,却是尽皆头皮发麻,一时间,惶恐不安了。

崖山邪君眉心直跳!

此刻,他眉心处已经不再‘漏光’,被刺破的泥丸宫也被‘堵上’了。

但是,他却没有半点安全感,反倒是感觉浑身冰凉,如堕十八层地狱。

太恐怖了!

尤其是,他认出了齐紫霄手中那两把剑!

那不就是自己在‘幻境’中所看到的那两把杀戮之剑么?

杀到尸积如山百万座、杀到血流成海永不休,杀到群仙陨落,如同下饺子一般从天穹坠落,就是大罗金仙都挡不住!

方才,他还在不断告诫自己,那是虚假的,是幻象,绝对不可能真实存在,一切都是虚幻。

可现在,他不由怀疑自己,不由自主的去相信、去想象。

原来,这两把剑真的存在!

那一切,真的只是虚妄么?

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怕了。

这一刻,什么天道之基、什么面皮、什么未来?

他想走!

只是,枪打出头鸟。

而他之前又曾经出手,再考虑到天魔老祖的惨状···

他不敢动了。

至少此刻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一旦被齐紫霄盯上,在顺手给自己一剑,那自己,岂非就凉了么?

不仅仅是崖山邪君而已。

其他金仙大能,同样是被吓到头皮发麻,没有人能够淡定。

名剑界十二剑仙···

他们是剑修,也是组合。

身为剑修,能够更加清晰和明了的察觉到,齐紫霄这一剑到底有多么可怕!

也能感知出,元屠和阿鼻到底有多么恐怖。

但同时,作为组合,他们知晓,十八罗汉比他们十二剑仙要强出不少!

可是···

比自己等人强出不少的十八罗汉,直接被一剑给斩了,一个活口都没有。

这他妈多吓人啊?!

吓死个人了!

他们的脸色一变再变,哪怕是身为金仙、身为剑修,早已经有赫赫威名,在此刻,也是感觉自己的腿肚子有些发软···

邪剑仙百里屠苏、武祖林世玉、自诩杂仙的斩天一株草、紫风仙君、阴阳法王、金**魔头、烈焰天麟、九天神火兽、第一、第二妖神、天邪神、天渊主宰···

这些人,尽皆是真正的大神通者。

最弱的,也是金仙后期。

掌心轮回?

他们人人都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甚至超过了这个境界。

可是,无论他们是何境界,却终究还是在金仙之境。

而齐紫霄那一剑,分明已经有部分大罗之威了,只要未入大罗,谁不怕这样一剑?

无人不怕!

没有任何人能够再淡定。

战,还是退?

一时间,他们竟然迟疑了···

“该死!”

“原以为,她们要在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有这等恐怖的实力,所以今日必须要将她们击杀,以免日后她们前来复仇,却不曾想,他们如今,就已经有这等实力了。”

“那一剑太过恐怖,她竟然如此轻描淡写便斩出了?”

“十八罗汉那些蠢货,还想要她的剑,谁看不出来她的剑是极品先天灵宝,极为厉害?可是,有这个资格么?”

“这可如何是好,是战,还是退?!”

“她只是天仙,凭什么如此轻描淡写,斩出拥有部分大罗威能的一剑?必然已经身负重伤、遭受巨大反噬,只是强行忍耐不让我等看出罢了!”

“那···你上?”

“···”

“混账!她的强横有目共睹,我等亲眼所见,岂非一人所敌?就是真身负重伤,也必然还有临死反扑之力,你让我一人去上,岂非送死?!”

“此时此刻,我等更应该齐心协力,天道之基容后再谈,未免夜长梦多,应该先联手将他们三人彻底斩杀才是!”

······

“呼···”

看着十八罗汉与天魔老祖那已然没了半点生机的尸体,齐紫霄长出一口气。

脑海中原本想象得激动与兴奋并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平静。

好似狂风暴雨都停了,一切,都已恢复宁静。

同时,心中,有一些东西在滋生。

那是···

一种名为‘底气’之物。

有这样一剑开头,虽然今日自己应该无法斩出比这更强的一剑,甚至与之同样恐怖的一剑都很难了。

但这一剑,已经足以证明很多事、解决很多疑惑与担忧。

“呵呵。”

她笑了。

季初彤也随之轻笑:“足够了。”

“是啊,足够了。”蓝彩儿惊叹之余,笑道:“举世皆敌,嘿···”

“就是不知,今日之后,还有几人,敢言自己为你我之敌?”

“还是先将此事解决吧。”

齐紫霄淡笑道:“这一战,才刚刚开始,可不轻松呢。”

“是啊,不轻松,但那又如何?”

“这一战,是我们赢了!”蓝彩儿咬着牙:“就算不惜代价,我也要弄死它们,大不了把血蚊全部打光,之后再去一趟血海。”

嗡···

恰在此时,观天镜放光。

它在进化!

“嗯?”

齐紫霄眉头一挑,露出喜色。

“阿无姐?你成功了?”

“融合完成。”

阿无姐的身影飘出,比之前凝实许多,甚至远远看去,都不像是一道灵体,而是拥有实体的真人一般。

“观天镜在进化?”

季初彤和蓝彩儿都很兴奋。

因为,观天镜真的有大作用,之前,能够探测周遭数百个世界那般大的范围时,都不知道救了她们多少命。

如今再进化···又会到什么样的地步?

“天道之基,为‘先天之物’,观天镜会从后天入先天,成为先天灵宝。”

“再加上吸收过功德,所以,为先天功德灵宝。”

“可观···三千世界!”

阿无姐笑道:“总算赶上了,这一战,我也可以出一份力。”

可观三千世界,并不是说一定就能看到三千个世界,而是大概能看到三千个世界左右的范围。

换言之,比之前所能看的观测的距离,大了十倍有余!

同时,在观测‘精度’、探索能力方面,也会有相应增长,这无疑极为惊人。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甚至可以观测小半个诸天万界了。

“多谢,阿无姐。”

齐紫霄很是开心。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要说谢,也该我谢谢你才是。”阿无姐感叹道:“如果不是你,观天镜如今依旧还是帝兵,连后天都不可能,更不可能成就先天。”

“哈哈,这次,是天道之基与阿无姐你有缘,也不用谢我。”

“倒是我们几个,都应该谢谢血海,谢谢仓。”

“若不是他,我们恐怕都只能躲回血海去了。”

齐紫霄感叹道:“根本不会有我们此刻在此地,震慑诸天强敌的一幕。”

“的确!”

季初彤、蓝彩儿、阿无姐都在点头。

“所以···”

齐紫霄笑容依旧,但目中,却有杀意在弥漫:“我觉得,我们倒是可以送血海一份大礼,也算是还上一部分因果。”

“你的意思是···”

两女顿时会意,阿无姐也明白过来。

“我看行!”

“那便,出手吧。”

剑意冲九霄,众仙从未见过的恐怖杀戮之意席卷天上地下、星辰牧野。

大战在这一刻爆发。

齐紫霄每一剑落下,都十分恐怖,等闲大能者都不敢单独去接,往往需要数人乃至十数人合力接下。

但就算如此,也时常有金仙负伤,甚至陨落!

季初彤也在全力以赴。

她不如齐紫霄那般攻击力强横,但是有太玄未央剑之后,刮痧的同时,也能给金仙们来一记狠的!

再加上真龙宝术,一记她与蓝彩儿联手之下,倒也不曾有什么危险,反倒偶尔能将一两位实力稍弱的金仙击伤···

蓝彩儿很是凶狂!

她不会剑诀,只会真龙宝术这种无敌术,但是,真龙宝术之中,却又藏着各种奇毒、蛊虫···

就是金仙,也大感头痛。

再加上血蚊铺天盖地,无物不吸,直接让不知多少金仙破口大骂,不愿与之动手。

当然,以她们两人的实力,就是联手,在金仙之中也不算‘绝顶’,若是有数十位,甚至只需要十几位金仙联手,就能将她们灭杀。

可是···

齐紫霄的攻伐之力太强了,尤其是当她发现,每当自己以元屠、阿鼻这二剑击杀他人后,便会有一股澎湃的力量反哺己身···像是在给自己不断充电时,她更为凶狂!

充电宝?

不用了!

只要杀便是!

不断杀、不停的杀,自然会不断的充电!

齐紫霄太过凶狂,导致绝大部分金仙都必须围绕着她而战,否则,就是诸多大能也挡不住,会被斩杀!

再加上,阿无姐如今也很厉害。

先天功德灵宝层次的观天镜,每一次攻击,都足以让金仙凝神以待。

而她那恐怖的探查之力,也让诸多擅长‘暗杀’与阴狠手段的金仙无能为力。

每一次想要暗杀或是出阴招时,都会被阿无姐提前得悉,并提醒齐紫霄三人,从而让他们的阴招尽皆无用···

嗡···

突然,季初彤的万千飞剑化作道则神链,束缚住了一位金仙后期的大能!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秒钟。

伴随着空间扭曲。

那位大能者突然消失在众人眼前,与此同时,清明上坟图中,多了一个满脸惊恐的人像画。

是齐紫霄在操控清明上坟图与之配合!

“太妙了,她们竟然还有如此配合!”青萍帝君大声惊叹···

金仙一位接一位陨落。

元屠、阿鼻沉寂了不知多少万年,如今出鞘便染金仙之血,虽然远不如它们当初所斩之强敌,但···

饿的久了,只要是吃的,都会觉得香啊!

杀戮惊天!

金仙接连被斩,金色的金仙之血流淌,落于血河之中,引起万丈波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